相关文章

几万头羊的迁移 杭州湖羊养殖基地羊群大搬家

几万头羊,一次迁徙。母羊带着羔羊们,从杭州九堡大桥下搬家到了杭州周边。

不同的目的地,都是同一个初衷:为了环境更美好。

从今年11月初开始到12月3日,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,杭州九堡大桥下、萧山顺坝的湖羊养殖基地全部完成了清栏。

九堡人在江对岸开垦出了最大养殖区

这个湖羊基地在杭州九堡大桥西侧的钱塘江转弯处,可以说得上是杭州规模最大的养殖区,1000多亩地里圈养了很多湖羊,最高峰时湖羊存栏量超过10万头。

这块地的前世今生很特别。

上世纪70年代,沿江全是滩涂地,一毛不生。对岸勤劳的九堡人沿着钱塘江围垦开荒,一肩一肩从钱塘江里开辟出了新土地,在新土地上种花木、养猪养羊。

前去开荒的主要是九堡公社上游大队(今杨公社区)和向东大队(今八堡社区)的村民。

1990年代末期,村里有个小伙子到江对岸养湖羊,一年后,房子造起来了,雷克萨斯车子买起来了。

消息传开,越来越多的九堡人到江对岸去开垦养羊,并逐渐形成杭州市规模最大的养殖区,最高峰时湖羊存栏量超过10万头。就这样,九堡人一共开垦出1000多亩地。

这块地的行政区划目前归属萧山区宁围街道。

至今年8月,这里共有33户养殖户,73070头湖羊。

帮羊儿搬家,这是第一次

“因为基础设施薄弱,一到下雨天羊粪混合着雨水,都直排到附近河道中,水质暗黄,气味也不好。”杭州江干区九堡街道社区服务科主任张国强说。

事实上,早在去年G20峰会前,养殖场这块地就已经开始谋划环境综合整治,眼下正是“后峰会前亚运”黄金时期,羊场清栏工作也因此显得迫切。

张国强说,经过前期摸排,33个养殖户中,要继续养羊和不再准备养羊的比例各占一半。

不再准备养羊的,九堡街道帮忙联系了农业部门和畜牧业销售市场,力争把养殖户的损失降到最低,今年湖羊行情不错,肉羊可以卖13元/斤。最后总共卖掉53660头湖羊。

剩下的17户养殖户还想继续养,他们的将近2万头羊就要开始大搬家。

迁羊这件事就这样摆到了大家面前。

“拆迁安置做过几十次,安置湖羊这样的活口还真是第一次。”张国强说。

怎么搬其实很有讲究

剩下的要搬家的羊总共19410头,都是母羊和未断奶的羔羊。

通过区街社三级积极联系,这将近2万头湖羊最终要外迁到周边继续圈养。

怎么搬很有讲究。

据了解,一般一只母羊会生两到三只羔羊,出生45-60天后断奶。哺乳期间,母羊通过闻气味的来识别自己的孩子;分离时间超过两三天,母羊就不再认识自己的羔羊,可能是忘记气味了,也有可能是羔羊的气味变了。所以,母羊和羔羊不能分离太久。

好在这次搬家路途不长,但确保母羊和羔羊在一起是件很严肃的事。

陈师傅在九堡大桥下养了10多年的羊,11月底,他的1000多头湖羊准备搬迁到瓜沥去。外迁前一天,陈师傅给每个圈里的湖羊开始做标记。每个圈里一般有四只母羊、七八只羔羊。不同的母子之间没有再分别,让它们到了圈里通过闻气味回归。

一号圈,所有母羊和羔羊的耳朵上喷了红色漆。

二号圈,羊儿的头部喷了红色漆;

三号圈,颈部喷了红色漆;

……

外迁那天一大早,一辆大货车到达羊场。陈师傅先把50个圈里的200来只母羊一一小心得搬上车。紧接着,把50个圈里的所有羔羊都搬到铁笼最上层。

“母羊和小羊不能装一起,母羊会不小心踩伤小羊的。”

从九堡大桥下到瓜沥的新家,小轿车开40分钟就能到,但陈师傅的运羊车开了80分钟。陈师傅说,要尽量保持匀速,否则羊会晕车。

一个多小时后,一车母羊和羔羊到达瓜沥的新家。尽管陈师傅已经很小心了,但还是有几头羊晕车了。“母羊还好,小羔羊有好几十头晕车。晕车的羊就跟我们人晕车一样,整天没精神。”不过陈师傅说,现在母羊和小羊羔已经适应新家,算是平稳度过了。

周国富也是其中一个养羊户,他是九堡本地人,在九堡大桥下养了15年的羊,这一次他选择了不再续养。

“养羊很辛苦,起早摸黑一年四季都在忙,别人出去旅游,我们也因为羊走不开。”周国富说,养羊15年,起初的那几年确实赚到了一点钱,现在想想也差不多了,这次他就把3000多头羊全卖了。“那些外迁出去继续养羊的,大多数两三年前才开始养,本钱都投进去了,必须继续养下去,祝福他们到新的地方能有好运气。”